19天新疆大环游之感悟篇

2019-10-12 11:11栏目:盈彩计划软件下载
TAG:

走不出的新疆

回到北京了!熟悉的城市肯定地告诉我。

回到北京了?我的心绪怀疑地询问着我。

泡上一杯茶,坐在电脑前,看着熟悉的周围,哦,确实回家了!确实走出了那片蓝天,走出了那片沙漠,走出了那片高原,也走出了那片草甸!告别了小花帽,告别了热瓦朴,带着恍惚、带着留恋,飞机把我带回了北京,而此刻,思绪却又把我拉回了那个汇集了蓝、白、黄、绿各色风情的地方——新疆。

新疆有多远?多大?多高?多热?多异域?多……?对于理工科背景而且早已将史地课程完全还给了敬爱的老师的我来说,无从回答。带着期待,带着激动,带着神秘,也带着少许的忧虑,5月12日,我与我的宝贝老婆踏上了前往新疆的旅途,在乌鲁木齐转了次飞机,历经了四个小时加两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晚上10:30,我们终于踏上了喀什的土地。

新疆,维吾尔,我们来啦!

早上9:00,站在宾馆的内庭天井里,我再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是新疆没错!带着传统伊斯兰图案的马赛克拼成的墙面及钟楼式的盘旋而上的旋转楼梯明确的告诉我。

现在就出发!被迅速激起了热情的我们快步走出了下榻的由前英国领事馆改建的其尼瓦克宾馆,步行来到了中国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参观清真寺了,因此没产生太大的新奇感,受伊斯兰教的教义宗旨影响,清真寺的设计、布局、装饰、陈列都非常简朴,但不乏庄严之气。走出艾提尕尔,抬眼一望吓一跳,一大片维族男人分成若干个小团聚在门前广场上,小心地从旁边走过,倒也没发生什么,想来是民族习俗吧。

很快又结束了香妃墓的参观,老实讲,没什么感受,只是个因乾隆而出了名的家族之墓,还是下一站的高台民居更值得我期待。

“高台民居”是被当地人惯称的“喀什老城”中的一小部分,只是由于其承包者中坤公司的强势推广而鹤立鸡群的成为几乎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旅游热点。这里是当地维族人祖祖辈辈生活繁衍的栖息之地,也是维族风情集中展示的文化之所,置身在奇特的过街楼下,游荡在蜿蜒的小巷道里,指尖从黄泥“糊”成墙面滑过,脚步在或六角或四方的砖道上往复,闻着不同于繁华都市的空气味道,看着身边不时蹦跳闪过的无忧无虑的维族小朋友,思绪早已越过那高低错落的房檐屋顶、越过起起伏伏的历史长河,飞进时间走廊,回到某段历史,想象着玄奘曾坚定无畏的从这里走向天竺,想象着成吉思汗的铁骑曾穿越这里北行驰骋,想象着……在这里历史被展示、现代被隔绝、时空仿佛停滞了……我们是谁……他们又是谁……

奔驰在帕米尔高原,出租车一路向南,两旁一边是红色的风蚀峻峭山体,一边是冰川覆盖的皑皑雪山,融化的冰山雪水从道边的沟谷中欢快的向身后流去,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大朵的白云,高原的阳光全无顾忌的倾泻在身上,久居都市的我们贪婪的把帕米尔的一切拥在怀里,公格尔峰的伟岸、慕士塔格峰的浑厚、喀拉库勒湖的清澈一次次的留住了我们的脚步,我们近乎贪婪的想把这一切都装进镜头里、留在记忆中,天哪,新疆之行才刚刚开始,真怕我们脑袋中的“内存”不够用……

穿过位于塔什库尔干的边境检查站,汽车一路驶上了去往红其拉甫的国道。红其拉甫是中国海拔最高的边境口岸,号称5200米,实际4800米,真担心会不会有高原反应呢。

在翻越一个海拔4000米的山梁时,车窗外竟下起了冰雹,太神奇了,管不了那么多,下车拍照,脸上带着停不住的笑感受着冰雹在身上的敲击,帕米尔,你是在欢迎我们吧!

继续前行,一路与司机东拉西扯海阔天空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的神聊,不知不觉竟到了界碑前,4800米,已经4800米了?好像没太大感觉。记得上次去西藏,在海拔5200米的羊卓雍错湖,我的头感觉很涨,这次?别费神疑问了,去拍照!拎着相机冲下车,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一通喀嚓,出来前看网上资料说可以和对面巴基斯坦大兵一起照相,于是手搭凉棚翘首期待,一会儿看见远远有两个人从巴基斯坦那边走向中国这边,咦,怎么不象军人呀?待走近细看,哈,原来是两个巴基斯坦放牧的牧民,行了,就您二位吧,一通合影,一通OK,双方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下握手道别、互道珍重,中巴友谊长青!(当然,手语为主,呵呵)。返回塔县的路上听说巴基斯坦的边防军16:00下班,难怪,我们不巧下午6点多才赶到,所以见不到巴边防军了,哎,小遗憾吧。

结束了喀什的行程,火车把我和我的宝贝老婆托运到了库车。库车是个县,属于阿克苏地区,我们这一站安排了克孜尔尕哈烽火燧、盐水沟、千佛洞、红山石林、天山神秘大峡谷、库车大寺、胡杨林公园、沙漠公路等。

打开记忆的内存……搜索……关键词….印象深刻……查找……,先沏壶茶,点棵烟,……正在搜索……OK,找到了,我想不得不提的是天山大峡谷、胡杨林、还有沙漠公路旁的绿化带。

天山大峡谷是前几年被一个羊倌无意中发现的,其价值的重要性当然体现在保存在峡谷峭壁上的佛洞,新疆地区的佛洞都是在伊斯兰教“赶走”佛教之前开凿修建的,因此可想其年代久远。对我们而言,印象最深的倒是大峡谷两侧的山壁。你有过这种感受吗?进入某个景区,感受到的首先不是风光旖旎赏心悦目,而是某种隐隐的恐惧感,脚踩过碎沙砾发出的“嚓嚓”声在少有人走动的山谷中回响,赤红色的山壁像被人用三角刮刀斜着剃出了一道挨一道的平行线,虽不很深,但却很密,棱角分明,气势不凡。一路走进去,两侧的山体时而直上直下平行对峙,时而一侧以乌云盖顶之势遮住了头顶的天空,时而大块的碎石挡住去路,时而巨大的钻石型岩石依两侧山势倒悬在头顶,通向峡谷深处的碎沙砾路时而蜿蜒,时而笔直,时而宽阔足以列队行军,时而狭窄只容一人侧身而过……行走其间,不时还有蜥蜴从眼前快速跑过,那种感受,简直是惊奇、兴奋、恐惧、刺激交织在一起,给人一个混乱但强烈的深刻印象。

再值得一提的是胡杨林。纠正一下,准确地讲,是一片枯死的胡杨林。中坤公司经营着一片活着的胡杨林公园,秋天时有一周的时间,胡杨的叶子变成金黄色,就是谋导演《英雄》中章子怡与张曼玉比剑的那一场的效果,据说好看极了,可惜现在是5月份,胡杨一片葱绿,实在感受不到震撼的效果。我们倒是对另一处已经枯死的胡杨林印象颇深,这一片视野所及范围内全是已经枯死的胡杨,在一片几乎没有其他植物的沙漠上,在中午强烈而惨白的毒阳下,每棵已枯死的胡杨以它自己的姿势孤独冷傲地站在苍茫的天地间,找一个什么词来描述我的感受呢?……悲壮……对,悲壮,我认为没有比它更准确的了,这个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腐的天地精灵,带着悲壮的使命来到地球上这一处最艰难的环境,在完成它的生命价值后又以其直立的身躯点缀着这荒凉的沙漠,它的生命不悲壮吗?!

还有一处让我感慨人类改造自然的勇气和能力。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心脏从南到北有一条从民丰到轮台的沙漠公路,为了保护公路,也为了绿化沙漠,沿着公路两旁种植了两排绿化带,就是红柳、沙棘之类的耐旱灌木,为了保证成活,从以色列专门进口了一种滴灌橡胶管,每隔4公里建一个水泵房,每隔一天加压通水给植物滴灌供水,以滴水穿石的精神在沙漠公路的两旁树起了两道绿墙,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是中国人改造环境决心的震撼体现!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天堑变通途,沙漠变绿洲”的梦想真的会实现,一定会的!

从库车一路向东再向北,经过了库尔勒、吐鲁番,抵达乌鲁木齐,沿途又玩儿了不少景点,苏公塔、火焰山、葡萄沟、交河故城、坎儿井等,但坦白讲,感受不多,缺乏震撼感,抵达乌鲁木齐后,我们就算结束了南疆部分的行程,“南疆看风情,北疆看风景”,这一刻起,我们已经开始期待北疆的壮丽了。喀纳斯,我们就要来了!伊犁,我们就要来了!

张家界看山,九寨沟看水,喀纳斯看什么呢?喀纳斯看湖!

喀纳斯的湖水虽不及九寨沟五彩缤纷色彩斑斓,但那融自天山的雪水清澈透明,加之喀纳斯水怪的传说同样使其威名远播。登上山顶的观鱼亭,喀纳斯湖尽收眼底,两侧山顶上未化的积雪如白色纱巾披在秀美的山肩上,山腰已绿意盎然的植被如维族少女绿色的纱丽围裹在她婀娜的腰间,湖面上刚刚还清澈见底一览无余,转眼间已是轻烟袅袅薄雾笼罩,为喀纳斯湖平添了些许神秘感。湖怪呢?湖怪呢?我们瞪大了眼睛逡巡搜索,看来是无缘了。水怪朋友,不管你是何许生物,祝你好运,喀纳斯养育了你,你也为喀纳斯增添了色彩。

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下榻的山景别墅,紧邻喀纳斯河,纯木结构,房间很大,两扇大玻璃窗呈直角排列,躺在房间的床上,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欣赏近在咫尺的雪山,哈哈,这就是山景大豪宅嘛!

喀纳斯的天气变化幅度很大,前一天还是阳光明媚鸟语莺啼,第二天早晨一醒来,发现外面已是白雪皑皑苍茫一片了,太难得了!赶紧穿戴妥当,背起相机冲了出去,旁边图瓦人的小木屋顶上早已积了一层白雪,木屋、白雪、篱笆、狗,一派祥和安宁与世无争的景象,喀纳斯是美丽的,图瓦人是幸福的,祝福你们,朋友!

由于下雪的缘故,原计划的白哈巴去不了了,于是背上行囊离开了喀纳斯,辗转来到伊犁,去那拉提草原。来新疆前,我这个学理工的地理盲颇有些诧异,新疆不是沙漠戈壁之地吗?很难把草原与新疆之间形成联想。到了那拉提,不夸张地说,我几乎要愣住了。这是在新疆吗?这里简直比我在内蒙看到的草原还要像草原,蓝得纯粹的蓝天,白得纯粹的白云,绿得纯粹的青草,惊愕得纯粹的我们……成片的羊群在草原上悠闲的游荡,一片片的马群在明亮的阳光下身上泛着油亮的毛色,几匹刚出生的小马驹儿还不能长时间站立,多数时间躺在松软的草地上,间或挣扎着站起身,尥尥它那稚嫩的小蹄子,不远处一大家子塔吉克牧民席地围坐在一张大餐布旁,丰盛的午餐满满的摆了一地,塔吉克朋友热情的邀请我们一起照相、共进午餐,合影后我们婉言谢绝了午餐,穿着现代旅行装的我们实在不忍心破坏这幅天人和谐的完美画面,后退抽身一步,让自己像个油画欣赏者一样在远处静静地品味。

按原计划,游完那拉提后,我们应该包车去巴音布鲁克天鹅湖,然后转向北走据称是“新疆风景最美”的独库公路,然后从独山子或奎屯返回乌鲁木齐。但在那拉提找了几个人打听了一下,都说天鹅湖和独库公路都走不了,原因总结起来有几点:山路冰雪每年6月中下旬才能完全融化山路两旁山体松软,经常塌方去年两个外国人冒险走独库公路遇难,影响恶劣,交警封路不许游客进入正在重新整修道路,要到2010年前后才能完成。与宝贝老婆商量结果,放弃原计划,返回伊宁,虽遗憾,但旅行不是冒险,安全是基础。不论怎样,那拉提已经让我充分感受了伊犁的美丽。

回到乌鲁木齐,我们把周边的天池、亚洲地理中心走了一趟。说是周边,其实蛮远的,天池距乌鲁木齐有100多公里呢。网上有许多旅友们都评价说天池实在没意思,说“天池一潭水,谁看谁后悔”等等,因此,对天池的期望提前降到的很低的点。待登上天池放眼望去,竟不由得说出“也还可以吧”,老婆戏称预防针的作用,物极必反。天池虽不大,但道还安静清澈,在四周雪山的环抱下,倒也温婉静谧,只是少了独特的个性。

下山后又驱车去了亚洲地理中心,这是经过中国人精密测算,找出的全亚洲的中心点,站在锥形的中心点,手指向上对着倒垂的锥尖,大喊一声:“赐与我力量吧,我是希瑞!”哈哈,仿佛回到了顽皮的童年。

续上一杯茶,再点上一棵烟,思绪拉回到熟悉的北京。看看窗外,天色已经大亮了,整整一夜未眠,新疆旅行的回忆就像开闸的洪水,一旦打开,很难收住,19天的大环游,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摘取印象最深刻的片段记录下我的感受,留待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梦里再见吧,新疆。

版权声明:本文由盈彩在线app发布于盈彩计划软件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19天新疆大环游之感悟篇